今天是 2020年8月15日
 加为收藏
 设为首页
 开启辅助工具条
《你不知道的世界 —— 带你走进残疾人》九
信息来源:中国江苏网      发布日期:2017-12-05      字号:[ ]     

江苏省镇江市句容市华阳镇

张琪(盲人):盲人的职业不仅仅是推拿

  句容是靠南京很近的一个县级市,句容的官方和民间都喜欢以“南京后花园”自居。这个“自居”,句容人向往,南京人也喜欢。句容行政上属于镇江市,但句容的老百姓购物休闲,都喜欢往南京跑。这也许就是媒体上常说的都市圈的魅力吧。

  张琪也从句容跑到了南京,她来南京是为了读书。张琪出生时,因为意外,导致了双目失明。和她一起出生的还有一个双胞胎姐姐,姐姐没有问题。从小姐妹俩一起玩耍,成长,在张琪的童年里,她没有太多不好的记忆,也没觉得自己和别人有太多的不同,她的童年和大多数孩子一样,童真而快乐。

  到了上学的年龄,姐姐上了句容本地的小学。张琪只能上盲校,句容和镇江都没有盲校,家人多方联系后让她去南京市盲人学校就读。爸爸、妈妈工作都在句容工作,来南京照顾她的任务就落到了外公和外婆身上。

  南京盲校在城市南部的繁华地区,校园面积很小,住宿条件受限制,两位老人就在学校一路之隔的对面小区租了房子。

  在句容,张琪的童年生活环境是宽松的,家里对她实行的是“散”养,没有太多的约束。到了南京盲校,身份变了,成了一名学生,老师开始“上规矩”,张琪开始还不太适应,有点难受。不过,小姑娘很开朗,很灵活,很快就适应了。像模像样地做起了这所在全国都很有名的盲人学校的学生。

1、唱了十年二声部的倔强小姑娘

  学习开始,张琪遇到的第一道难关是学习盲文。

  老师要求要在盲文纸上反复练习,打那六个点,每天要打一张纸。她是班上最小的孩子,动作慢,经常完不成。但是老师不降低要求,完不成就批评。小姑娘很要强,白天晚上的强化练习,很快就掌握了盲文的技巧,达到了老师的进度要求。

  南京盲校有个学生合唱团,经常参加校内外各种演出,在社会上有一定影响。负责合唱团工作的余老师,每年要从各届学生中挑选有些潜质,音色还可以的同学加入到合唱团中来。

  二年级的时候,张琪经过挑选,加入了合唱团。在合唱团,张琪唱的是二声部。通俗的讲,就像小品中的配角,或者电影里的群众演员。不能缺少,但也不那么重要。光环是别人的。不过,张琪很在意这个二声部的角色,她一唱就唱了十年,从一个小女孩唱成了一个大姑娘。一届又一届的师哥师姐们毕业了,处于中心位置,聚焦在镁光灯下领唱的主角们换了一个又一个,张琪还是配角。领唱、独唱从来没她的事。

  张琪心里也犯嘀咕,她其实一直在“觊觎”着主角的位置,从进合唱团的第一天,就有这个愿望。她也去找过老师,表达了自己的想法。老师说,你的音准还可以,但音色一般,独唱和领唱有点欠缺。张琪有点怀疑自己,到底适不适合唱歌。六年级时,一起唱歌的几个同学都退出了合唱团。外婆也劝她,不唱就不唱了,要上初中了,把心思集中到学习上来。可是张琪做不到放弃,她实在是太爱唱歌了。她没有怪老师,她在自己的身上找原因,觉得一定是自己在唱功唱法上还存在缺陷,就加倍地刻苦练习,每天放学回到家里,听各种歌带,琢磨唱歌的技巧。在房间里,对着墙壁练声;在阳台上,对着天空歌唱。让自己的理想和老城南建筑古旧屋顶上飞起的鸽子们,一道在城市的上空飞舞。没有多少人会在意一个盲孩子的梦想能走多远,只有她自己知道,音乐是连接她和这个世界的巨大扶手,让她感受到真实的自己,真实的世界。

  为了音乐的梦想,张琪告诉自己,必须坚持。

  机会终于来了。张琪初三的时候,团友们毕业的已经毕业,没毕业的还上不来,合唱团出现了青黄不接的情况。没有合适的人能担当起领唱和独唱的任务。

  老师突然想到了张琪——一直在默默坚持的张琪。就让她来试试。张琪单独一亮歌喉,老师居然楞了一下,这孩子唱得不错啊。看来,以前的注意力,过于集中在几个拔尖的学生身上了。毕竟,盲校的合唱团不是专业团体,做不到面面俱到。张琪不在意过去唱了十年的二声部,她珍惜多年坚持后迎来的每一次登台机会。

2、盲人的职业不仅仅是推拿

  在歌声的陪伴下,张琪初中毕业了。那是2008年。初中毕业后,张琪和班上的同学一起选择上了自己学校的中专班,中专班是职业教育,开设了盲人推拿按摩专业。

  张琪不反对盲人从事推拿按摩,但她从内心里不喜欢这个职业,甚至有些抵触。现在的社会上,一提到盲人,就必然和推拿按摩联系在一起。作为盲人,张琪知道,不是每个盲人都适合推拿。之所以很多盲人都从事这个职业,是因为盲人就业选择的余地不大。对不喜欢推拿,而为了生活去从事推拿的盲人,张琪的心里有着深深的理解和同情。她说,她做不到去从事自己不喜欢的职业,人生应该对自己负责,对自己从事的工作负责。如果不喜欢而去做,是做不好的。当然还有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她不想中断自己对音乐艺术的追求。

  中专三年,张琪说自己的学习成绩一般,理论知识都能过关,技能上没花多大精力。好在老师们很理解,知道她以后不会从事推拿工作,就鼓励她在音乐艺术上多下功夫。

  中专二年级,合唱团要代表学校参加南京市的一个合唱比赛,盲校很重视这次比赛,专门邀请南京艺术学院的著名声乐教授顾雪珍老师来指导节目排练。盲校教音乐的李梦吾老师被张琪对音乐的执着追求所感动,看她的基础也不错,就借此机会把她推荐给顾教授。顾教授听了张琪的歌声,也欣然同意收下这个盲人弟子。

  张琪说,认识顾教授,是她艺术生涯的真正起点和开始。

  顾教授首先帮张琪明确了唱法。以前,张琪一直唱的美声。顾教授让她把各种唱法都唱给她听,根据她的音质特点,确定她朝民族唱法的方向努力。顾教授很喜欢张琪这个盲人弟子,但顾教授治学非常严谨,不因为张琪是盲人而在专业上对她有丝毫放松。甚至比对其他学生还要严格。顾教授知道,张琪的音乐道路对她的人生意义,远远超越她的任何一位弟子。

  张琪是在课余时间到顾教授的家里去接受辅导,每次辅导结束,顾教授都要布置给张琪歌唱的曲目,让她回去抓紧练习,并明确达到什么程度。顾教授的话很狠——觉得苦,或者达不到要求,下次就不要来了。张琪心里明白,顾教授是看出了她不服输的性格,和对音乐的喜爱,在激励她,激发她的音乐热情和斗志。从事音乐的人,仅靠喜欢是不够的,喜欢音乐的人太多了。走音乐之路,就得有和七个音符作战的高昂斗志,没有斗志,就丧失了前进的动力。

  张琪对音乐的热爱,不仅是在声乐上,她也喜欢乐器演奏。不过开始接触乐器时时,她觉得苦、累,也有畏难情绪。

  小学五年级,外公送她去少年宫学习电子琴演奏,她不太愿意。外公就和她一起学,外公学会了,再把老师教的曲子翻译过来,一点一点教她。外公不是学音乐的,为了她,费劲了心思,那么大年纪还去少年宫陪读、陪练。张琪慢慢理解了外公的苦心。随着时间的推移,弹奏的曲目越来越难,外公跟不上了。只能把老师教学中示范的曲目录下来,带回家,让张琪边听边一遍遍地重复练习,直到熟练掌握。听录音来练习曲目难度很大,常常是弹了前面,想不起后面,弹到后面,又忘了前面。张琪记得在练习巴赫的名曲《创意》时,几个声部交织在一起,纷繁复杂,纵横交织,坐在那里,像个迷失了方向的路人,不知何去何从。时间和精力上也需要巨大的付出,有时坐在琴前面一天也弹不了几行,一手稍长的曲子从开始到熟练,需要两三个月。张琪时时都有崩溃的感觉。然而,她咬着牙坚持了下来。

  年复一年,不服输的张琪用了五年的课余时间,终于熟练地掌握了电子琴的演奏技巧,顺利通过考试,拿到电子琴的十级等级证书。考级时,考官老师得知那行云流水般的琴声出自于一个盲人女孩的演奏,一个个禁不住轻轻地点头,又轻轻地摇头,发出不可思议地赞叹。在学习电子琴的基础上,张琪再接再厉,刻苦练习钢琴,又通过了钢琴十级等级考试,取得了一个盲人学生的又一个突破。

 3、选择参加困难重重的高考

  很快,到了中专三年级,张琪面临着毕业后的去向。掌握了推拿按摩技能的同学们,可以选择去诊所、街上的按摩店或保健中心工作,还可以选择去盲校和南京中医药大学联办的推拿大专班继续学习。

  选择了音乐道路的张琪能去哪里呢。

  思来想去,张琪觉得唯一,也是最好的出路就是参加高考,争取上大学。

  想是这样想,但张琪清楚,选择高考的道路,对自己来说困难重重。一个盲人,没有上高中,读了三年职业中专,想通过高考和普通高中的学生同台竞争,进入大学,难度可想而知。还有一重困难,是来自家里的阻力。当她说出要参加高考,去上大学的想法时,家里人觉得是一件不可能实现的事情。在他们的信息涉猎范围内,还从未听说过一个中专毕业的盲人学生可以成功通过高考,跨入大学的门槛。包括做教师的爸爸妈妈在内,都认为张琪是在折腾,不切实际地凭空想象。家人劝她,中专毕业,不做推拿也可以,找个其它的工作,早点走向社会,也让家里放心。

  张琪知道,家人的规劝是从实际出发的关爱,是怕她希望太大,失望更深。

  一个人独处时,张琪也不由得纠结起来。斗争了一番,她告诉自己,不管结果如何,她必须试一试,她不想让自己后悔。人不能决定结果,就只有掌握过程。即使最终不能如愿,人生也不能留下遗憾。张琪的性格,决定了她必须走下去。张琪也不是孤单的,不是一个人在奋斗,周围所有的人中,还有一个人支持她参加高考的想法。就是陪伴她多年的外公。不得不说,张琪的成长,和她有一位开明、宽容、坚毅的外公,是分不开的。张琪说,为自己有一位这么懂她这个盲孙女的外公感到幸福。

  既然认定了高考的道路,张琪拼了。那段时间,张琪以超负荷的学习量在冲刺。

  张琪报名参加了江苏省音乐类考生的高考专业考试,考试在南京师范大学音乐学院进行。考试后,顾雪珍教授觉得她发挥的还可以。张琪对自己却不太满意,分析原因,她觉得自己太紧张了。心里总想着,关系到自己能否上大学,背上了包袱,有不小的负担。

  盲校的老师很支持这个倔强而又与众不同的学生,几个老师都尽力帮助她复习各门文化课。

  虽不是高中毕业,但和所有参加高考的学生一样,张琪也经历了一个情绪紧张,心理起伏,车到山前,柳暗花明的高考季。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4年夏天,张琪如愿拿到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的录取通知书,跨进了大学的校门,开始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大学生活。

4、从大学校园到维也纳金色舞台

  进入大学校园,张琪开启了自己崭新的生活。困难和不适也接踵而来。

  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是国内唯一一所独立设置专门以培养特殊教育师资为主的高等学校,她的主要任务,是招收参加普通高考的健全学生就读。结合教学和实训等需要,校内的无障碍设施做了很多考虑,但并不能面面俱到。张琪作为学校第一个盲人融合教育的大学生,她只能跟着众多的普通大学生一起学习、生活。

  张琪就读的音乐学院在学校的博韵楼内,博韵楼有个三层的旋转楼梯,因为要转着角度向上盘升,就出现台阶一头大一头小的现象,最窄处只够踏上一只脚尖的宽度。一般来说,盲人对重复走过的地方,记忆中会留下分寸,可是她走了几遍旋转楼梯,心里还是没底。一到那里心里就打怵。张琪和同学开玩笑说,这个楼梯好像是专门为“坑”她而设计的。再难也得走,在同学们的帮助下,她掌握了规律,贴着右边的墙壁走,脚踩到的部分最宽,终于将这个设计师无意留给她的“坑”趟过去了。趟过包括旋转楼梯的“坑”在内的各种障碍,张琪脚下的路平坦了许多,她和校园内的坡道、路口、、转角、绿岛、围栏,逐步形成了默契,克服了环境上的不便。

  进入大学,张琪在与人相处的心态上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以前在盲校,都是盲生在一起,老师们会把他们的方方面面照顾得很仔细,很周全。过去,家里人和平时在有限范围内接触到的人也会从他们的角度考虑,尽量的适应他们。时间长了,盲生们觉得别人的做法,是应该的,理所当然的,习惯了。稍有不如意,还会生气。

  在大学里,周围接触的人基本上是健全人,一个班级三十个同学就她一个盲生。不可能都围着她转,都按她的习惯和需要来。尽管老师和同学们已经非常注意她的需要。老师们上课用的是普通的教材,教材没有盲文版的,而且短时间内也不可能为她把教材翻译成盲文版。每天上课张琪和同学们一样坐在教室里听老师讲,她有一只录音笔,上课前就会打开,放在桌子上,全程录下老师的上课内容,课堂上有不懂的,晚上回到家再一遍一遍听,还不懂的,第二天再向同学和老师请求帮助。

  同学们知道张琪上课需要录音,所以除了互动环节,他们每节课都会很安静,担心她的录音效果不好。生活上,同学们也非常照顾她,每天自发轮流陪伴她。教室、公寓、食堂、琴房....到处都有同学们陪伴她左右,大家相互学习,共同进步。张琪活泼开朗的性格,待人的大方热情,与同学们的坦诚交流,对文体活动的热爱,都让她和同学们形成了彼此之间的零距离。当别的同学遇到困难时张琪会积极主动真诚地热心帮助,把别人的事情当作自己的事情。音乐上,张琪的基础比同学们好,她也经常和同学们讨论如何弹钢琴,如何练习唱歌,和大家一起提高、进步。张琪说,她喜欢周围所认识的每一个人,他们构成了她的生命和世界,是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元素。有了他们她才活得充实,活得有意义。

  艰苦的努力,执着的追求,结出了一连串沉甸甸的硕果。

  2014、2015年,张琪两次荣获一等奖学金、两次荣获校级“三好学生”称号,一次荣获校级“优秀团员”称号,一次获得江苏省教育厅颁发的国家励志奖学金,奖金8000元,这是在校大学生获得奖学金的最高层级。2016年,张琪荣获全校“自强先锋”称号。2017年,她被江苏省“大学生年度人物”,并荣获全国“大学生年度人物提名奖”。

  为了锻炼自己的音乐能力,也为了更多地向社会展示一个盲人大学生的风采,宣传残疾人,促进更多人对残疾人的了解。学习之余,张琪经常参加社会文艺汇演和音乐比赛活动。2014年8月在成为一个准大学生时,她赴韩国比赛,荣获“韩国亚洲音乐舞蹈艺术节”声乐大赛普通高中组民族唱法独唱金奖;2015年获得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教育部全国特教学生艺术汇演声乐二等奖;2016年参加南京市“爱在金陵残疾人文艺汇演”,用一首字正腔圆、慷慨激昂、饱含深情的独唱——《报答》,赢得全场观众们长时间的热烈掌声,获得声乐组一等奖。

  2015年8月12日至23日,萨尔茨国际音乐舞蹈艺术节将在奥地利维也纳举办。这是一场顶级的国际音乐盛会。维也纳是每一个音乐人的天堂和理想的圣地,张琪也不例外。作为把音乐当作自己毕生追求的人,张琪渴望能去莫扎特的家乡朝拜,渴望能去萨尔茨的大舞台一展歌喉,与来自世界各地的音乐人交流,使自己得到更大,更高层次的洗礼。向家人和老师们表达参赛的愿望时,她说,她没有想一定要去获一个奖,她只是想让自己的歌声能飞得更远,让自己得到更强烈的艺术洗礼和激情碰撞。

  张琪是敢想敢做的,也是幸运的。她想去维也纳参加活动的想法,家人支持,老师同学们支持,在她跨入大学校园后依然倾情关注教育她的声乐导师顾雪珍教授也支持。在顾雪珍老师的亲自指导下,她认真准备了一首女高音参赛曲目——《春天的芭蕾》。从报名参加活动,到启程去维也纳,张琪在顾教授的辅导下,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张琪记不清自己把这首著名的曲目,听了多少遍,唱了多少遍,琢磨了多少遍。那段时间,《春天的芭蕾》在她的耳朵里,嗓子里,记忆里,心房里都磨起了茧,生了根,发了芽,渗透进了她青春的灵魂。

  维也纳,当灯光华放,那举世瞩目的金色舞台向张琪展开了迷人的怀抱。中国夜莺一展歌喉,那来自遥远东方古老国度如酥江南的隽秀女孩,发出的清丽、清脆、清纯、清亮的歌声,一下摄住了场下观众的心魄。歌声止住,余音不绝,掌声四起。尤其当主持人动情地告诉大家,张琪是一位盲人大学生时,那些金发碧眼的观众们先是发出轻声地叹呼,接着又以西方特有的赞誉方式,把暴风骤雨般的掌声如海浪翻滚般推向张琪。音乐没有国籍,张琪的歌声是中国的,是奥地利的,也是世界的。身在异国他乡,张琪一点也不陌生,一样被拥抱在温暖、祥和的气息中。结果,张琪毫无争议地获得了本次艺术节声乐比赛的一等奖。

  载誉而回,张琪很快归于平静。对于过去的比赛,张琪感觉有太多难忘的瞬间。她享受到了自己的成功,也体会到其他没有获奖选手的失落。她说,电视上播放的那些选秀节目,有选手被淘汰时的痛苦之情都是真实的。他们的专业、细致、敬业和面对挫折的承受都值得她努力学习。她说,一次次的比赛,让她终于明白那些红遍全球的经典曲目是如何打造出来的,那是因为付出和收获终会成正比。只是人们看到的都是成功,而失败永远被淹没在成功的光环下,成了被人忽视的阴影。她对荣誉和音乐有了全新的理解。

  张琪成熟了。

5、唱支山歌给党听

  上大学之前,张琪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成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用她自己的话说,想都不敢想。

  进大学不久,有次外公来接她,爷孙俩走到一个宣传栏前,爷爷看到墙上贴着一张党员发展的公示,就读给她听。张琪很羡慕,心也被轻轻地拨动着。外公对她说,你要是哪天能成为一名党员,外公就开心了。张琪问外公,入党很难吗?外公说,是的,你要在各方面都很优秀,让党组织认可你才行。

  从那以后,张琪的心里又多了一个梦想。梦想长的很快,小小的心房实在装不下了,她跑去找了辅导员杨秋月老师,杨老师又带她去见音乐学院的党总支书记杨荔老师等人,老师们听了她的想法,非常高兴,鼓励她向党组织递交入党申请书。张琪用了双休日整整两天的时间,用盲文写好了自己的入党申请,在同学的帮助下,翻译成汉字,郑重地签上自己的名字。

  递交了入党申请后,张琪觉得自己无形中多了一份监督,就感到时时刻刻都有很多目光在注视自己的言行,她告诉自己要在学习、班级工作、社会服务等各方面更加严格地要求自己,以实际表现接受党组织的考验。一个阶段的努力后,张琪被推选为入党积极分子,参加了学校党校举办的积极分子培训班,进一步提高了自己对党的认识。

  在校大学生入党,需要经过团组织推荐。在班级团支部的推荐会上,全班团员一致推荐张琪入党。她不尽感化了自己,也感动了全班的每一位同学。她让一起学习、生活的同学们看到了一个盲人同学的坚定、乐观、坚毅,看到了她一天天、一点点的努力,向党组织迈进的步伐,看到了她对党组织的淳朴情感,纯真信念。

  经过党组织两年的悉心培养,严格考察,2016年的春天,张琪通过学校党委的组织发展预审,并通过全校公示。七月一日,在党的九十五岁生日那天,张琪加入党组织的发展大会在音乐学院会议室举行。发展程序结束后,党员老师们问张琪有什么想法。张琪说,她想唱首歌,献给敬爱的党。老师们热烈鼓掌。张琪清了清嗓子,一曲《唱支山歌给党听》在会议室里响了起来。从走上音乐道路的那天起,张琪有过数不清的表演,可她说,今天的歌唱是她生命中最动情的呼唤,也是她生命里最珍贵的记忆,她会永远记住党的生日,记住2016年的这一天。

  入党后,张琪要求自己发扬一个学生党员的模范作用,事事处处做表率。得知学校又招了六名新的盲生,张琪结合自己的学习经历,深知没有专门的盲文教材,无法看书做笔记会给他们的学习带来很多不便,就花费很大精力,将自己过去学习积累下来的盲文资料汇总在一起,制作成册子,提供给盲人学弟学妹们参考。她希望她的这些努力能够帮助到他们,让她们更好的适应学校的学习和生活,取得很好的进步。

  在学校党委组织部举办的“两学一做”知识竞赛中,张琪积极报名参加。主办单位没有专门的盲文竞赛试卷,她提出,由主考老师根据试卷提问,她口头答卷。老师知道,这种答题方式,比看着试卷做题要困难许多。但张琪自信地说,没问题。

  这可能是所有党的知识竞赛中,最与众不同的一场竞赛了。在评委们的见证下,学校党委组织部的老师读出竞赛试卷的不同题型,张琪根据复习掌握的知识作答。同样的试卷,同样的时间,同样的评分标准,整场竞赛结束,结果算出来,张琪获得了全校二等奖的好成绩。组织部的出卷老师,看着神态自若的张琪,点点头,又摇摇头,露出赞许的笑容,敬佩的眼神。要知道,竞赛的试题,内容来自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和党章、党规,及其它众多的文件资料中。普通党员参赛尚且捏了一把汗,张琪如何做到熟练地掌握这些内容。带着大家的疑问,音乐学院党总支书记杨荔老师在赛后询问张琪。张琪没说什么,从课桌抽屉里拿出厚厚的一叠盲文纸,上面打满了密密麻麻的资料。张琪说,她让同学们帮她读,把很多知识点都尽可能地翻译成盲文,然后反复研读,记在心里。杨书记捧着那沉甸甸的一叠盲文纸,不由得心头一热。

  奋进的生活总是过得很快,张琪迈入了大三的学习、生活。聊天时,老师和同学们会问到她毕业后的打算,张琪说她的愿望是去盲校当一名教师,把自己学到的知识和音乐技能,传授给和她一样的盲人学生。张琪说,自己是幸运的,一路走来,得到了许许多多厚重的关爱,她希望更多的盲人学生也能获得和她一样的幸运。为了这份幸运,她愿意努力,也愿意奉献。虽然她知道,要想做一名教师,首先要突破普通话考试,获得普通话等级证书,才能参加申请教师资格的考试。而领取教师资格证,又必须要通过体检,自己的失明是体检需要突破的障碍。她也知道,突破这些现实的障碍,不是她一个盲人学生的力量能够做到。

  张琪相信,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她一定能走得更远,在探索音乐艺术道路的基础上,在社会的关爱下,实现做一个盲人教师的梦想。

  作者:庆祖杰


版权所有:江苏省残疾人联合会 ICP备案编号:苏ICP备09026711号
Copyright @ www.jsc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江苏省残联微信
江苏残疾人就业服务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
中残联微信
江苏省残疾人福利基金会